移动版

农业银行“业绩秀”:县域金融高速增长,非息收入占比仍低

发布时间:2020-05-07 07:38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近年来农业银行(601288)业务增长稳定,净表计划下不良贷款情况好转,整体向好。但也面临存款成本上升、非息收入占比较低等问题。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陈鑫鑫

【事件概述】

4月29日,农业银行(601288.SH)发布2020年度一季度报告。而在此前的3月31日,该行已发布2019年年报。

财报显示,一季度农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867.06亿元,同比增长7.9%,净利润643.65亿元,同比增长3.61%。而2019年全年,农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6272.68亿元,同比增长4.8%;实现净利润2129.24亿元,同比增长5.08%。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农业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14.14万亿元,同比增长5.82%。吸收存款19.54万亿元,同比增长5.38%,存贷业务延续2019年的增长态势。不良贷款余额1967亿元,不良贷款率1.4%,与2019年末持平。拨备覆盖率289.91%,较2019年末上升1.16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近年来农业银行业务增长稳定,净表计划下不良贷款情况好转,整体向好。但也面临存款成本上升、非息收入占比较低等问题。

【分析解读】

一、吸储成本抬升,资产质量优化

1.存款付息率提升拖累净利息收入

2019年,农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6272.68亿元,较上年增长4.8%。全年实现净利润2129.24亿元,较上年增长5.08%。

从收入构成看,2019年,农业银行“其他非利息收入”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的增速明显较快,而“利息净收入”的增速仅为1.9%,落后于整体增速(4.8%)。

2019年,农业银行其他非利息收入增长额最大,达107.84亿元,同比增长25.3%,主要由于子公司保费收入增加、贵金属公允价值上升及汇兑收益增加所致。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的增长主要由电子银行业务收入、银行卡手续费、顾问和咨询费增长带动。

2019年,农业银行贷款规模达13.33万亿元,同比增长11.92%,由于贷款规模增长导致利息净收入增加488.77亿元。但由于利率变动导致利息净收入减少397.66亿元,两者相抵,最终利息净收入仅增长91.11亿元。

利率变动主要源于农业银行的付息率提升,导致吸收存款成本增加。2019 年,农业银行的总付息率为1.8%,同比增加0.18个百分点。从构成来看,吸收存款的付息率为1.59%,同比增加0.2个百分点是主要原因。其余负债来源,如“同业存拆放”及“其他付息负债”的付息率皆呈下降趋势。

吸收存款的付息率上升,一方面是由于受市场环境影响,存款业务竞争加剧导致。另一方面,由于农业银行开拓了创新型活期存款,导致个人活期存款利率上升。2019年付息率的上升明显影响了业绩,需警惕存款付息率的进一步影响。

2.资产质量持续改善

2019年,农行不良贷款余额1872.1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27.92亿元;不良贷款率1.4%,较2018年末下降0.19个百分点。

如图所示,2017-2018年,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高居五大国有行之首,尤其是2017年远高于其他四大国有行。在经过连续3年快速下降后,农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下降至平均水平。

不良率的大幅改善,得益于农行自2017年初实施的“净表计划”,坚持控新降旧两端发力,严控新发生不良,综合运用清收、核销、批量转让等多元化手段,加快存量风险处置。计划实施后,农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连续实现双降。

分业务来看,截至2019年末,农行公司类不良贷款余额1486.95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58.53亿元;不良贷款率2.1%,下降0.27个百分点。个人不良贷款余额316.99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15.03亿元;不良贷款率0.59%,下降0.06个百分点。

二、县域业务空间广阔

1.深耕县域带来低成本存款

由于县域群众的储蓄观念强且投资渠道较少,习惯保有较大比例存款。因此,对于深耕县域的农业银行来说,更容易获取低成本的活期存款。资料显示,由于网点深入县域,区域分布广泛,尤其在中西部覆盖面较广,农业银行网点数量仅次于邮储银行,在业内遥遥领先。

这也使得农业银行负债端以存款为主,银行存款占总负债比重也处于业内前列。截至2019年末,农业银行存款占比为 83.74%,高于上市银行平均水平(72.6%,2019H1)。其中,活期存款占存款总额的60.8%,在五大国有行中居首。由于存款特别是活期存款付息率较低,因此农业银行成本优势明显。

存款尤其是活期存款占比高的优势,主要源于其网点布局广泛且深度下沉,充分利用县域金融高活期存款比例的天然优势。年报显示,县域金融业务的付息率为1.51%,明显低于全行总负债付息率(1.8%)。

从竞争对手来看,农业银行县域业务主要竞争对手是当地的农商行,但作为全国性银行,相比本地农商行,农业银行具有更大的品牌和规模优势,在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

2.县域个贷业务高速增长

相较于成熟的城镇市场,县域由于金融普及率较低,在当前城镇金融业务接近充分挖掘的情况下,县域金融(三农金融)无疑是一片蓝海。农业银行凭借县域网点分布多且广的特点,可抢先开拓县域金融业务。

截至2019 年末,农业银行县域个人贷款余额 19267.98 亿元,同比增长17.37%,增速明显高于全行贷款总额增速(11.92%)。

这得益于农业银行的各类措施,如加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支持力度,优化农民购建房信贷产品,稳妥推进“两权”抵押贷款业务。其中专业大户、家庭农场贷款余额 1198 亿元,同比增长46.1%;农民安家贷余额 5640 亿元,同比增长16.58%。截至 2019 年末,惠农e贷余额 1986 亿元,同比增长127.75%;授信户数 174 万户,同比增长135.14。

此外,县域公司类贷款(不含票据贴现)余额 24864.27亿元,同比增长9.21%,略低于全行贷款总额增速(11.92%)。

当前,贷款仍是支撑社融的主要力量,且因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多项支持民营中小微企业融资优惠政策已经出台,未来宏观对冲力度有可能进一步加强,农行三农、小微贷款有望在政策导向中保持较高增速。

三、非息收入占比低但增速快

非利息收入主要包括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损益、汇兑损益等。与五大国有行对比,当前农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明显偏低,依然较为依赖传统的存贷业务,在非利息业务的开拓上落后于其他四大国有行。

年报显示,2019年农业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占比为22.4%,比其他四大国有行平均值(31.6%)低9.2个百分点,与第一名交通银行(38%)相比差距更为明显。非息收入占比低已制约了农业银行盈利能力的提升。

以非利息收入中占比最高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例,由于农行的客户群体偏向传统人群,这类人群金融服务的需求较少,导致农业银行信用卡、消费贷款、理财、结算等业务的手续费收入较少。

为了提升非利息收入,近年来农业银行做了一定的努力。如发力线上,电子银行业务收入增速不断提高。2017年以来公司电子银行收入保持在34%以上,积极推动县域个人金融业务数字化转型,依托农银e管家平台,推广新型支付方式,拓展互联网惠农圈应用场景,丰富线上服务功能,持续推动惠农通服务点互联网化升级。2019年非利息收入确实取得不错的成绩,同比增长16.2%,增速领先整体营收增速(4.8%)。

未来,随着数字金融的发展,农民对金融产品的认知将不断加强,农民对信用卡、消费金融和理财等的需求将持续增强,农业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增长潜力较大,但由于农民等群体的教育程度偏低,金融普及仍需时日。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