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金贵银业扣非净利降九成 将获国资41.7亿纾困资金

发布时间:2019-05-14 07:34    来源媒体:金融界

一手缔造白银帝国的国内白银龙头企业金贵银业(002716)(行情002716,诊股)业绩下滑的同时一度资金吃紧,久盼甘霖后终于等来41.7亿纾困资金。

金贵银业日前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6.57亿元,同比下降5.71%;归母净利润为1.18亿元,同比下降53.27%,扣非净利2710.35万元,同比下降89.62%。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去年公司业绩的大幅下滑资金紧张,公司实控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甚至在去年9月心生退意,准备将控制权转让给上海稷业,最终未实施。终止与上海稷业的股权转让意向后,金贵银业及控股股东将获国资和银行总额达41.7亿的“纾困金”。

扣非净利润同比降89%

金贵银业是一家以生产经营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

4月30日,金贵银业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6.57亿元,同比下降5.71%;归母净利润为1.18亿元,同比下降53.27%;扣非净利润只有区区2710.35万元,同比下降89.62%。而且公司业绩有下滑加剧的迹象,2019年一季报显示,营业收入20.33亿元,同比下降16.02%,归母净利润为4170.20万元,同比下降39.25%。

公司业绩的下滑似乎早有先兆,从近几年披露的年报就以显现端倪。公司2014—2016年营业收入分别为42.97亿元、57.89亿元、78.52亿元,同比增长19.03%、34.72%、35.64%,营业收入大幅增长,而净利润却停滞不前,同期公司净利润为1.17亿元、1.18亿元、1.45亿元。到了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总算双双取得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好成绩,营业收入增长43.94%,到了113.02亿元,而净利润更是增长74.48%为2.53亿元。但却仅仅昙花一现,如今扣非净利润只有区区2710.35万元,同比下降89.62%。

同时,公司去年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1.17亿元,同比大增1668.38%,这主要是唐加选厂固定资产及西藏俊龙矿业无形资产减值造成。研发费用支出1.42亿元,同比大增1221.07%,财务费用支出3.38亿元,同比增长18.77%,这两项合计较上年增加1.85亿元。

大规模并购上游矿产资源

为进一步夯实公司上游产业链,大幅增加公司原材料的储量规模,提高公司的市场抗风险能力。公司2016年开始大规模并购上游白银资源矿产公司。

先是从联祥贸易那里花费4.8亿元收购了金和矿业66%的股权,而后2018年3月公司通过公开转让竞拍的方式出资1.87亿元获得了金和矿业34%股权。并且根据当时股权转让协议,联祥贸易承诺金和矿业2016—2018年度三年累计净利润为2.08亿元,而金和矿业三年累计实际实现净利润仅为1.14亿元,金和矿业才刚刚完成承诺净利润的54.81%,最终根据协议规定,联祥贸易将向公司赔偿三年累计的业绩补偿款9390.61万元。

接着又在2018年4月份从自然人刘宗俊、王晓蓉那里出资3.8亿元收购了西藏俊龙矿业100%股权,截止到2018年底俊龙矿业净资产仅为5916.28亿元,如此高的溢价也累积了较大的风险,去年俊龙矿业无形资产减值损失拖累公司整体业绩,并且根据年报显示2018年俊龙矿业共计亏损759.21万元。

到了2018年5月,公司更是连续分布公告将收购资产达数十亿元。仅2018年5月8日公司与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签署《重大资产收购意向协议》,约定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购买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股权,交易总价格为20亿元左右。2018年5月26日公司又与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及其股东李振水、李振斌、李汭洋签订了《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意向协议》,就公司收购宇邦矿业65%的股权事项与相关方达成初步意向。公司已先行支付1亿元保证金至李振水。上述三项收购交易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目前收购项目尚未完成。

将获41.7亿纾困资金

经营业绩下滑却仍大肆并购,造成资金压力明显加大。

公司2018年仅财务费用就支出3.38亿元,而且利息净支出2.62亿元,这足足超过了净利润的两倍。公司解释称,受国家金融宏观调控去杆杠以及公司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利率上升,部分银行出现抽贷断贷的情况。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短期借款为11.93亿元,增长40.05%,增加了3.41亿。2018年流动负债为67.26亿元,同比增长102.22%,公司去年流动比率为1.33,速动比率只有0.29,公司流动性较差。

2018年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2.64亿元,大幅增长244.85倍,其中最主要的是增加上海稷业应收票据2.50亿元,不过这很快就被公司质押借款了。公司除了12.51亿元货币资金是因为保证金和被冻结的银行存款外,其他应收票据、存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合计28.49亿元处于被质押或抵押借款状态。

截止到报告期末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5422.74万元,同比下降114.20%,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95亿元,同比下降77.92%。

为缓解危机,2018年9月12日,曹永贵与中信集团旗下的上海稷业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51%股份。一旦变动完成,上海稷业将持有金贵银业16.7%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这次转让控股权并没有成功。截止到2018年期末公司已与中国长城(000066)(行情000066,诊股)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司共已得到流动性支持4.8亿元。近日,公司公告控股股东曹永贵控股的公司湖南金和贵矿业与中国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中国农业银行(601288)郴州分行分别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将获得资金高达41.7亿元。

从上述合作协议明细看,中国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将为金和贵矿业提供债务重组、资产重组、管理重组及常年综合财务顾问服务,包括首期出资11.7亿元及帮助金和贵矿业完成矿业收购债务重组。与此同时,中国农业银行郴州分行将为金贵银业、金和贵矿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和支持,意向授信金额达30亿元,其中金贵银业、金和贵矿业各15亿元。